网站首页->文学
top

师傅越来越幽默读后感(师傅越来越幽默解读)

  • 文学
  • 2022-08-07
  • 点击次数:9

品味完一本名著后,大家一定对生活有了新的感悟和看法,此时需要认真地做好记录,写写读后感了。你想好怎么写读后感了吗?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师傅越来越幽默读后感(精选3篇),欢迎阅读与收藏。

师傅越来越幽默读后感1

看完这几句话,我就知道了大概意思,而且我讨厌重复,深刻厌恶那平俗似的重复。

《师傅越来越幽默》以几个小故事为开端,叙述平实,毫不造作,简直在一个人的人生从没有矫揉过。每读一个故事,我从来不究其文字,因为故事里没有文字,对一种态度而言,只能够剩下干净的一样东西。也只有那些似乎正在把命都搭进文字里的人才会把文字写在作品里到处可见。一个简单的故事,其实只是叙述一个人的无奈,当然是一群人的无奈,刚开始是份内的事,久而久之便不能控制了,我们就成了编外人群,一堆天黑色的废弃物。

有些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不是没想透而是想得太透太滥,反而被死人所累赘。就像这些奇形怪状的语言,你说它真的时候它就是假的,从来没有特别的余地。这是命,所谓最动情的东西,往往单薄得像一张白纸,偶尔写满字,然后再毁掉。

事实是小说的主要情节,至于什么是事实,一真一假,哪怕是虚构,都必定遵循着特定的准则,而不可能做无意义的幻觉。角色们自己发声好过为它们安排情节,把所有下意识的东西都作为本能,未曾和不可能发生的事作为对小说结构的补充,如同蠕动在时间的中央。角色清晰而明快,情节和故事如同沾唇欲碎之唇。记忆发声,而事实洇灭。它们可以做我们坟墓上的亡魂。有些鬼并不怕人,反而我们应该怕它,每一次走在乱葬岗,其实就是在刀尖上走一遭,可能就有个勾魂夺魄的事故。

虽然人鬼殊途,活着有可能还是一种罪。只有原因而没有任何借口或者后果。人最可怕地就是拥有,在平白无故上得到太多也是一种惩罚,都逃不开事先准备好的道德和发霉的良心。

事实摆在眼前,让人看懂的永远不在心里面。有时真有时假,真的发生时,不陷进虚假中才最可贵。就像这个故事,复杂又单纯,仿佛一双小女孩的眼睛,永远不可能把因果做绝,留一个余地。为自己也为这个勉勉强强的故事,做一个较完整的结束。读着这些句子,却让人分外平静,如是看到某个幽灵在海洋深处游荡,像极了孤独若有若无的形象,突然人间蒸发,又突然出现在下意识地眼下。我们总是迟到的,在面对和遇到怪异的语言和某种心时。

语言不能不幽默,没有幽默可以承载很多东西。表面上可以是假的,背地里能够是真的。其实,诸多风声鹤唳都是纸做的,被声音轻易砸破。

怎样做才算是好的作家?骨子里的文学都变成了灰烬,还死挣着。最不能拒绝的女人是时间,有时她会在你耳边说话,在你脸旁吹气,说起温柔,她其实是血中的玫瑰。作家里有一个莫言就够了,不需要更多,早就过惯了一再重复的日子,偶尔换换调子可能最适宜。一个默默无闻的作家,就是一个圣人,别把自己逼得穷途陌路,否则心一横最要紧的是理智,固然要有某种气魄,但能够在平静中猝死也是极幽默地味道。

不需要语言有多少花样,设多少个悬疑,真正的悬疑不是自己麽?有谁真正懂得自己的作品呢?作家问读者,读者问自己,自己又转过身去问作家。就是这么有趣。作为一种亲自经历的设问,只有某个自己最会解答,给出不定式的答案,以防攸攸众口。有时,干炫一个花样到头来是死寂的,不仅语言死去,而且使得忧郁中的角色们逐渐生病,渐渐枯萎,慢慢褪去人的资格。这又是一个共通的话题,不许回忆不许设问不许假托不许隔岸观火,我们作为过来人必定要创造自我的余热。

时间和岁月其实都很短,短暂的时候都最懂。像一个小小的作家,守着笔借梦托身,偶然被惊醒,还是要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我不喜欢写些无聊的评论,都是大是大非的,稍不停心可能成为会意的靶子。评论无聊,人群无聊,季节无聊,生活无聊,还有哪些争抢着涌到唇边的角色们?你们必定忘了,在地狱里,是哪根线不顺心的把你们钓起。一直到入了梦醒了梦写了梦回了梦,还是恋恋不舍。大概人间没有比这个更无聊的了,想起来是种经历和成果,堆叠起来就是发了疯的泡沫,有你没你没我有我,总是善意地提醒处在下位的时间线们,多走一步不会很累。

我们像这构思一样,最善于穿插,最善于捕捉敏感之光,最乐于俯首,最心意于在认真叙事的场景中随便涂抹些什么东西,有些许透亮的光还好。重新认识了一个人,牵着一本书的手,抬着蓬松的头发,斜眼望着远方,有事没事的愚笨,思忖着天鹅一般光洁的羽毛,是否依就在天空中滑落?是哪个方向,哪些镜头,哪个人,哪处位置,哪条不宽不窄的鱼?莫不是越来越幽默,也当得起师傅之称号,仅凭那须发苍白,是老生还是小旦,唱主角还是配角,前场还是压轴,大抵所欠的东西始终要还,有借无还才堪道。

师傅越来越幽默读后感2

《师傅越来越幽默》讲述了省级劳模丁师傅为工厂卖了一辈子的力气,眼看再过一个月就可以退休,却突然被抛入了下岗的队伍。一点菲薄的积蓄又因一场伤病而囊空如洗,丁师傅走投无路的时候,将报废在小树林中的公共汽车壳子改造成“林间休闲小屋”,为男男女女提供幽会、野合的场所,从而使自己又富裕起来。小说的精彩之处是结尾。随着天气渐冷,丁师傅想收拾收拾等待来年再做时,不料一对爱得不能自拔的男女似乎在他的“爱巢”里殉情了。在向公安机关报案后,最后却发现这不过是一场虚惊:汽车壳子里根本就没人!老丁目瞪口呆,而徒弟也略带不满的说“师傅真的是越来越幽默了”。

一个在工作中木讷寡言、只知埋头苦干的劳模,每天骑着“六十年代生产的又黑又顽固的大国防牌自行车”来工厂上班。厂长承诺就算厂里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也会将他留下的话音还没有消失,他就上了下岗的红榜。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开着黑色奥迪来到工厂,握住师傅的双手,表示任何时候都可以去找他。但当师傅来到市办公楼找他时,却被门口的一名警卫推到了大街上。在上公厕要收费的启示下,他想到了谋生的新点子。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一个太认真太老实的人,这个时代变化不是他能跟得上脚步的。当他怀疑里面有人自杀时,首先想到的是赶紧报警,而不是自己一旦坐牢会怎样,没想到那对情侣演了出戏,轻松地逃了房费。是师傅越来越幽默了,还是这个时代越来越幽默了?

小说充分地展现了底层下岗者的生存困境,但又没有仅仅停留于此,而是又进一步地揭示了他们的主体意识以及在他们生命历史与现实处境的交叉坐标下他们的生命主体精神所遭遇与经受着的失落、迷惘和焦虑。莫言的大部分作品都与自己生活的农村、都与高密乡有关,但《师傅越来越幽默》这部作品,却以城市生活为题材,通过他特有的黑色幽默的写作风格,表现出具有象征意义的历史和现实。

师傅越来越幽默读后感3

无论是在文学创作,还是在人生中,幽默都是一种高超的技巧和艺术。真正的幽默需要发出者和接受者两方面的参与和认同。如果只有前者,原因往往是“幽默”主体本身能力的欠缺或对接受者和时机把握的不到位;但如果只有后者,即接受者感觉到了“幽默”,发出者本人却茫然无所觉,那么其中的原因就耐人寻味了。莫言的短篇小说《师傅越来越幽默》讲的就是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

省级劳模丁十口在离退休一个月的时候下岗,他在心神恍惚中被一个莽撞的男孩撞得腿骨折,治疗耗尽了家里菲薄的积蓄,为了生计,他在徒弟吕小胡的帮助下将报废在小树林中的公共汽车壳子改造成“林间休闲小屋”,为男男女女提供幽会、野合的场所,虽然心中难免自责,但不薄的收入却还是让他决定继续干下去。直到有一天,一对情侣似乎在他的小屋里殉情了,惊恐万分的他向公安机关报案,最后却发现小屋里根本没有人,不过一场虚惊。

小说中,“师傅,您越来越幽默!”这句点题之语在小说中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吕小胡带着丁十口去收费厕所,他对着吕小胡感叹说自己“撒了一泡高级尿”。他是真心实意地赞叹,吕小胡却以为他是在“幽默”;第二次是在小说结尾,丁十口在发现那间他以为有殉情情侣的小屋空无一人时,郑重其事地对吕小胡说:“那是两个鬼魂……”,对方再次认为他是在“幽默”。

他们之间的交流似乎总是错位。丁十口在一些事情上的郑重在吕小胡看来是不可理喻的,他只能把这看成是幽默。至于他是真心认为丁十口是在幽默,还是出于礼貌,不便直接说丁十口“脑子有病”,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不论是哪一种,体现出来的都是两人无法沟通的现实。而在这一点上,吕小胡和其他人的观点没什么区别,那么也就是说,是丁十口和周围大部分人,和这个时代错位了。他生活在这个时代,却无法与身边的人沟通。从某种程度上讲,他已经被时代抛弃了。

那么,责任在谁呢?

出于对弱者的同情,我们自然首先去思考社会的责任,思考厂领导,市委领导这些相对而言的强势者的责任,这在文中有所展示,比如那位副市长,他可以在众人面前握着丁十口的手表示可以随时去找他,但当丁十口真的去市政府找他时,却被警卫员推到了大街上。

然而,强势者的责任并不是本文重点,因为小说大部分的篇幅都用来描写丁十口办“林间休闲小屋”的原因,过程,主角始终是丁十口。忽略可能存在的一些文学外的原因,这种布局是不是表明作者希望我们更多的'去思考丁十口本人的责任?在我看来,这个原因是丁十口对强势根深蒂固的恐惧及由此形成的已经过度的逆来顺受的性格。这种恐惧不仅体现在他对拥有权力的强势个体的恐惧,也体现在他对强势的传统文化观念的恐惧,后一种恐惧才让这个故事的发展具有了可能性。在传统文化中,“性”往往与淫秽,不洁联系在一起,始终是一个避讳谈及的字眼,至少从正统的文化上看,我们自宋朝开始就可以算是一个禁欲的国度。文革中,这种传统更是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于丁十口而言,这种观念上的影响和控制是无形的,但它的力量与具体的强势个体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否则他在经营”林间休闲小屋“的过程中不会总是满心自责,以至于发展到以为有一对情侣在小屋中殉情的地步。想来,不管这对情侣是真正存在的还是被丁十口想象出来的,他都很难再继续经营“林间休闲小屋”,他逃脱不了这种观念的禁锢,继续经营只会让他忍受更大的心理煎熬。

所以,丁十口注定无法和这个时代沟通,但这并不是因为他比吕小胡以及其他人的思想落后多少,而是因为他对强势的恐惧比其他人更加深重,这种恐惧让他总是诚惶诚恐,办任何事情都小心翼翼,这在别人看来自然是不可理喻的。然而,不论是说他“幽默”的吕小胡,还是那个衣着光鲜,却在下岗职工和上级领导的双重挤压下狼狈不堪的副厂长,或者是那位平易近人,紧紧地握住丁十口的手的马副市长,他们难道没有和丁十口一样的恐惧和性格?然而,他们对此并无察觉,所以他们无法理解丁十口的种种行为。

很多人说,《师傅越来越幽默》是一片充满讽刺意味的小说,我却希望不是如此,因为小说的重点是在丁十口身上,他自始至终都是弱者,将讽刺的矛头指向弱者,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可讽刺的。如果莫言在讲故事之外真的有意识想表达一些东西,我宁可相信他是在展现,展现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中,在一些畸形的观念影响下,人人都逃脱不了的恐惧和命运;展现这些拥有同样命运的人却因为处境的不同而无法理解沟通的可悲现实。这才真正是一个庞大的,让人除了苦笑外别无选择的黑色幽默。

本文由【文学】栏目发布,感谢您对:知识学习网 的认可,文章《师傅越来越幽默读后感(师傅越来越幽默解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为非盈利网站,内容仅供学习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QQ:853616368

footer